2018年05月26日 星期六 第14周    用户名:    密 码:   
 
东非大地上的中国之花——中国美院学生赵欣悦
发布时间:2015-05-12 11:14:39 发布人:学校办公室    共1489次访问
 

 

 

赵欣悦,大良实验中学毕业生,2012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

 

 

神话故事里的西西弗斯曾让读者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们的信念,将比我们获得的帮助更有力量。当赵欣悦背上包离开风景如画的天堂杭州,毅然踏上去往东非贫民窟的道路时,这种力量让她在那一片苦难的土地上闪着朴实却让人动容的光。

这个世界上,太多人都是理智的,然而,总是有着少数“不理智”的善良的人,选择燃烧自己,给这个世界上一些跟自己明明毫无关联的人们带来些许温暖和光亮。赵欣悦,中国美术学院2012级影视广告专业学生,从高中起,赵欣悦就热衷参与各类公益活动,大一期间参加过学校组织的富阳聋哑学校志愿活动,玉树赈灾活动,寒暑假期间,她一直在家乡社区从事医疗志愿服务工作。并于2014年3月休学,以志愿者的身份赴肯尼亚做义工与支教。

志愿与赈灾

赵欣悦大一期间长期参与富阳聋哑学校志愿活动,在雅安地震后又奔赴灾后现场参与赈灾,在余震不断,极可能发生“大灾之后大疫”的情况下不顾自身安危参与抗震救灾。而她仅仅是一名普通大学生。她和伙伴一起,自觉承担着这个社会应该承担的责任,无怨无悔。

赵欣悦并不满足于此。2014年3月,赵欣悦办理休学,以义工身份远赴非洲肯尼亚。于她而言,真实的青春才刚刚开始。

非洲之行的初衷

大二的那个寒假,赵欣悦偶然看到一张图片,一只秃鹫盯着一个快要饿死的孩子,她的心颤抖了。

“寒假我曾到家乡一个酒店的西餐厅打工,听说光是西餐厅这个部门每天丢掉的食物可以喂饱300个这样的孩子。每天看着人们挥金如土铺张浪费,无尽的迷惑铺面而来,我以前一切的努力是不是就为了越爬越高,过着华丽奢侈的生活,除了利益其他什么都看不到。难道我从美院毕业后就要这么“理智”的过完我的一生?我想到了中国美院前院长,艺术大师吕凤子先生的一句话:“爱无涯,美无极”,只有将爱奉献给社会,人生才是美丽的。我决定开始我的非洲义工之行。我希望可以在那个不一样的世界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她还不知道,她的这个决定,将让她爱上这片贫穷动乱的非洲大地,将给非洲的孩子们带来无限的希望。

劝阻与成行

赵欣悦中学期间各科成绩在学校总是数一数二,考上了中国美术学院,她本应该好好念完大学,找一份不错的工作,过着大家眼中稳定而幸福的生活。然而赵欣悦是一个看准了就不放弃的人。从向父母提出这个想法开始,经历了一个半月,父母的态度才从强烈反对,到无奈同意。期间赵欣悦找到了梦想者公益组织,在这次助学行动简介里这么写到:“梦想者公益组织The Dreamers一直奉行“公益国际化”理念,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志愿者协调委员会建立合作关系,长期向亚非拉地区输送中国志愿者,进行支教及孤儿院等义工服务。……梦想者肯尼亚内罗毕助学行动能让贫民窟的孩子每天能接受至少1小时的教育,你的支持将能帮助200多名小孩实现梦想!

赵欣悦的梦想即将实现,她每天都要跟父母说,我一定会保护好我自己。直到登机前赵欣悦的妈妈还对她说:“要不别去了吧?”她安慰妈妈说,她很快就回来。当时她还不知道,她将被那里的痢疾怎样折磨。在准备出国手续期间,也发生着类似大大小小的劝说。比如三月份办理休学手续,从班主任到系主任到团委书记,无一不劝她放弃。副院长苏夏教授对她说,“我去过肯尼亚,那里太乱了,我当时每天都有两个保镖拿枪跟着我。你有保镖吗?”她笑着说,“我没有,但是明年我一定能完完整整地回来好好上课。”

支教与募捐

“经过梦想者工作人员为期两个多月的实地考察和对校方人员的访谈,组委会决议将Niche小学列入助学项目资助对象,联系学校并进行实地考察的调查员为梦想者公益组织组委会文宣部赵欣悦女士,赵女士于今年三月休学,四月来到肯尼亚进行为期四个月的支教活动。”

在这个被战争动乱,致命病毒,贫穷和资源的极度匮乏包围的东非大地,赵欣悦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予她所接触到的任何人帮助。2014年7月,她在肯尼亚时曾向国内发起一次募捐活动,在微信上,QQ上和其他的社交媒体平台请求大家的帮助。经过家人,朋友还有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赵欣悦筹得善款10737.35人民币。用这些筹得的善款,她为当地一所小学购买了给水箱,解决了学校要每天用驴子艰难拉水的问题,同时购买了一些教材和桌椅,用来筹建内瓦沙贫民窟学校。另外,赵欣悦还与内瓦沙贫民窟学校的校长一起购买了学校临时的避雨棚,供学生食用一个月的面糊和一些书籍,并成立了一个希望中心。剩余善款全部用于帮助孤儿院。

贫穷与奋斗

这些成就让她激动不已,但是美丽的成就背后,总是藏着不为人知的困苦。赵欣悦在日记里记录了学校的一些艰难的生活,这也只是苦难非洲的冰山一角。

“第一次到学校我还以为是个废弃工厂,我提议校长改变学校的外观,这个地方实在不像一个孩子们学习的场所。我说我是学美术的,可以让学校焕然一新。校长听后非常激动,立马带着我去集市找油漆。在那个物资缺乏的郊区,想买两桶油漆竟然也要爬一座山。到了那里校长很认真的询问价钱,然后跟我说走吧。因为这个偌大的学校竟然拿不出买油漆钱。校长说学校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是被其他学校赶出来的,因为这些孩子交不起学费。学校每天能正常的运作只能靠他和老师们从家里拿钱。看着校长如此为难还有他憧憬的眼神,我决定,一定要让这个学校看起来像个学校。

“我向身边的中国友人们说明了情况,大家都热心资助学校。在筹得了一笔足够的油漆钱后,我开始每天画各个教室外墙和屋顶。当时为了更好的设计墙面,我每天坐来回四个小时的车到市区有WIFI的咖啡馆搜集资料,我希望能尽量能让学校有最好的改变,让孩子在更好的环境里学习玩耍。在这期间还要每天给学生上课,不管是39度高温太阳直射,还是下雨打雷,甚至会碰上地主的反对,我都坚持下来了。每天抱着油漆桶,画到筋疲力尽。每天回到出租屋,房东都问我是不是去打仗了。高兴的是努力没有白费,最后终于让学校变了个样。

 

 

“在学校的日子里,我担任了学校的英语,生物和物理老师的职务。在学校的墙上画画都是利用休息时间,而哪个班级课程产生冲突我便会放下画笔去给孩子们上课。晚上要回去备课,批改孩子们的作业,虽然真的很累,但是我甘之若饴,因为孩子跟我说,想到我会批改他们的作业他们都会更认真想要把作业做好。”

疾病与无助

困难不仅仅是贫穷。在赵欣悦的日记本里,有这样一段话让读者铺天盖地地动容:“非洲这个名词在大多数中国人脑海里引发的想象是,饥饿,艾滋病,野人,食人族,战乱,各种传染病。我没去前以为说的会比较夸张,去了才发现,这些都是真的。朋友都问我,肯尼亚危险吗?我在非洲的四个月,因为饮用水不干净得过急性肠炎胃炎尿道炎,当时我住在当地人家里,房东为了省煤气费不愿意让我烧水喝,我就跟着当地人一起喝自来水。他们跟我说,有自来水喝的人都相当有钱了。确实,我去过两次非洲第二大贫民窟基贝拉,房子一个挨着一个,从高处俯瞰整个贫民窟,就像一个巨大的被整理过的垃圾场。房子一个挨着一个,每家都是只有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兼了厨房卫生间杂物间卧室厕所等所有功能。一家三口五口甚至几十户人家公用一个水龙头。得过痢疾,肚子里像有上千上万条虫子咬着我的肠子,我哭着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拉了3天血,当时真的以为自己快死了,肯尼亚的医疗条件又差,诊断不出什么病,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吃过药。我当时拿着化验报告,用微信跟我爸说我朋友生病了,让他帮忙看看是什么问题。当时确实很无助,但是并不觉得很难过,因为想到身边的黑人他们每天都面对着这样的问题。”

归来与收获

回来后,大家都问赵欣悦去了一趟东非回来后是不是收获特别大,不会再想回去了吧?她说,将来的不久她还会回去,而那时候她就不会呆一年半载,也不仅仅是去一个孤儿院当义工,去一个学校支教。“我喜欢这个国家,我喜欢那里的人们,他们虽然穷苦困难,生活态度却是积极向上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可以笑容满面,载歌载舞。”

女生们的青春大多充斥着靓丽的着装,缤纷的旅行,而赵欣悦的青春却是被书写在动乱的非洲大地,她尽自己一切努力帮助素昧平生的承受苦难的人们,她牺牲了最好的时光,触手可得的安稳职业,冒着生命的危险为那些黑皮肤的脸庞带去希望,对于一个年仅二十岁的女生来说,何其不易。

这世上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赵欣悦不会在出发之前就心怀着世界和平的伟大梦想,也不会在普通生活中就迸发着对世界所有人不分种族的爱。她前往非洲寻找真实的自我,然而在非洲却获得了这份伟大的爱。也许亲身经历过与她相同的非人的贫穷与疾病,接触过与她相同数目的挣扎在贫困中的孩子,才能明白她的内心起了多大的波澜,迸发着多大的力量。只有经历过她所经历的一切的人才能明白,对世界,对人类的热爱并不是一句笑话。

正如无论战争、贫穷和疾病怎样摧残非洲大地,那里仍然保留着世界上最美最纯净的风景:无论赵欣悦所给予那片土地,所给予许许多多人的帮助究竟能不能改变什么,她的选择和信念,至少给自己带来强大的力量。赵欣悦让越来越多的人懂得,对于世界和人类的爱并不是虚无缥缈,而是真实存在的。并非人人都要背起包远赴他乡做义工,但是对于这么一个当代大学生来说,愿意做出巨大的牺牲去践行自己对整个人类和世界的同情与热爱,这样的精神才是所有人的榜样。

 

 

 

【加入收藏】 【打印此页】 【关闭本页】